幼幼班小農的我,今年很大膽的想要嘗試較為合適的經濟面積。

在大湖找不到地的情況下,

在內城有機緣而租到了九分多的一塊風景好好的田,

因為租到的時間也晚了,所有的一切都有些兒趕,

忙好金棗園的事後,接連著一直泡在田裡百廢待舉…


姐姐來了通電話說奶奶住在加護病房一個禮拜了…


聽她說的狀況似乎還好,我不放心的確認再確認,應該是還好!

3/11回家,過了可以探奶奶的時間了,

隔天最早的時段去,一看眼淚一直往內吞,不能哭不能哭一直在心裡告訴自己!

半小時一下子就到了,在離開時血壓極速降低,過了危險的邊緣了,醫生跟我爸說要儘快連絡還要來看的人了,

我回程的路上一句話都無法說。

回家不到二小時就接到醫院來的電話…我想我真的沒有準備…

3/12pm2:35奶奶離苦得樂、萬緣俱息,享年95歲。


接著就是在宜蘭與豐原中二邊擺盪,二邊都無法全心全意,

回家情緒其實會比一個人的時候好,但在宜蘭反而較能舒發出來難受。

想哭會哭,雖然平時還是壓抑居多。

生死的真的不是你早知道這天遲早會到就可以準備好的!我只能這樣說~


人的狀態非常抽離,因為很忙,是稻作最忙的時候,

要想怎麼解決接手到新的田的問題、身體勞動的疲累、內在悲傷的衝突;

在豐原也忙,大大小小的事、以及守夜。

那是一段很漫長的過程,

直到今天我還是難以相信其實是不到二個月前的事,

時間不夠用、巴不得有二個分身…


人生無法預期!

我只能期望自己能在面對事物時能夠成熟穩重,想法往好的地方去~

雖然直到今日還是難過,但這悲傷應發酵成更實質的作為…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茶 的頭像

身土不二之路

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