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今年33歲,台中人,完全沒有農業家世的情況下,兩年前開始在宜蘭種稻、照顧果樹金棗,從實做學起。我期許自己以半農半運動者的方式參與社會運動,進行社會改革。

 

我曾經做過幾份工作,都不同性質,從學生時期在加油站基層打工,畢業後在電子零件公司當採購、為了搶錢而去連鎖服飾店門市當第一線的銷售員;上台北後,在公部門的就服體系下當過派遣工、也在網路書店裡當行政人員。我不斷的轉換工作,很容易被主流說成草莓族、沒有定性,自從8年前開始接觸底層邊緣議題,學會從社會結構的角度看事情,才懂得在主流勞動體制裡待不住的理由是:我發現作為企業裡的一顆小螺絲釘,每一個人都被分割成一格小單位,在資本主義的運作邏輯下,忽略對勞工的發展,因為公司講求賺錢,一切朝向利潤。是令我非常不舒服的。

 

我看到體制上有很多的不公平,資本主義一路開發式的發展,讓貧富差距愈來愈大,弱者資源這麼少,但政策往往是向財團靠攏,我非常生氣。我問我自己,我要選擇閉起眼睛、關起耳朵麻木的過一輩子嗎?

 

上了台北後,我在日日春當義工,發現連這麼邊緣的公娼以及性交易的議題,都有一套對峙政府體制的方法,讓我開了眼界,我覺得我心裡的不滿不能只停留在內心,應該要化成行動,所以我開始在思考,我也想要做社會實踐!

 

但是問題來了,我既不想繼續在主流工作,我又沒有家財萬貫,生存該怎麼辨呢?因為特別對環境議題有感覺,所以我選擇務農開始身體力行,生存來自於滋養的大地,希望能回報給大地。這個鬥陣米,我是不噴任何藥劑的;除草劑,更是不可使用,那除草該怎麼辦?人彎腰向地,用手拔!手撈福壽螺。期望能影響其他習慣噴藥的農夫耕作方式,會很慢,但沒關係,改變本來就是慢的,往前做就是了。這也是慢政治。

鬥陣米    

份鬥陣米的背後,隱著環境議題、開發議題、勞動議題、青年就業問題,都是與我相關且非常在意的,代議政治導致政策往往背逆你和我這種一般老百姓的想法,你不搞政治,政治仍舊會搞你,像是宜蘭的好山好水,就在錯誤政策的推動下,農地裡不協調的長出一棟一棟的豪華「農舍」。不能再等待了,我們居住的土地急速被資本化。所以我朝向半農半運動者前進,由參與政治來做最直接的改變!

 

我是已經覺悟的獨立選民,我想要走不一樣的政治路,我響應人民民主陣線的參選,自己做「老大」。人民民主的參選跟一般選舉不一樣,我們提倡選制改革,我是性福團老大,我選出來的周志文候選代表,要對我負責,在選前就簽下辭職書,做不好就下台。我不要當一天的頭家,我要時時體現人民作主當老大,以前當選的民代做不好,罷免很難,只能等四年再用選票來教訓他,實在很不應該。是制度讓民代可以為所欲為,讓人民的公樸不像僕人。

 

邀請對藍綠口水戰已經很厭倦的你一起鬥陣!讓我們一起吃出新未來。   

 

 

性福團”是什麼:http://2010happyboss.twbbs.org/

 

更多詳細內容請見:http://2012peopleboss.blogspot.com/

 

鬥陣米

 

創作者介紹

身土不二之路

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3)

發表留言
  • 悄悄話
  • 瀚東萊國際實業
  • 立意良好...
    一切的決定都只是開,,最重要的關鍵是....堅持!
    在農委會提倡漂鳥計畫時,我們見過許多如你一般滿腹理想的中青,而最後大部分都難以堅持下去,其實這種結果早已可以預見,尤其是這些人大部分都迷失在"有機"的糖衣下去執行理想,結果...光是認證過渡期兩年都過不了...就支撐不下去了!
    為何? 因為資金燒光了...因為產能比起一般農耕法足足減產二分之一以上,而且費工又費時,又為何? 因為沒有有效的安全非農藥資材可以使用,受到認證單位的立地包圍,怎說? 因為沒有市場....
    其實我們並不反對有機,但是卻絕對反對使用農藥或有累積性毒性的資材!
    有目標是好事...可是在實際的市場面也得要多加評估...畢竟我們的政府壓根就不注重農業發展...都是每年提些案子做做樣子罷了!
    我司從來就未曾想過要仰賴政府機構...都是由執行長自行集資苦心研發安全非農藥農資...
    總之....有時記得轉個彎...只要土壤基質肥是有機即可...在追肥的過程中其實不要使用有機肥會更好...因為這就是大自然的平衡所在...所有有機肥不都得經由礦化轉成離子態無機質才能讓作物吸收呀? 植物不像動物直接吃下有機物質...

    加油....


  • 工作還好,沒有多費時,堅持友善作法說不定是捷徑,比一般慣行更能維持產量及土壤活性,可以花較少的工、收到較多的果。
    謝謝鼓勵!

    於 2012/09/06 23:04 回覆

  • 邱鳳蘭
  • 堅持自已想做的農業,這就對了。加油~~我也在邁向這條不歸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