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車陪了我半輩子、忠心耿耿的良駒,經歷過幾次的大修,聽過數次機車行老板說著就換台新車吧!說著鼓勵消費的話,知道他們說的、我也心知肚明:車老了很費油、馬力不如從前,外觀在多年折騰下難免東磕西碰的有些坑疤不如新車…但也總是笑著說它還很好騎沒想要換,它真的也很好,除非它要退休,不然還真難以想像沒有它的日子。

鼓勵換車都是在台北聽到的言論,可偏偏台北的環境是適合騎新車的嗎?不容易找停車位擠的沒有一條縫三不五時就刮傷!嘖!車子舊舊的看起來不帥氣,所以不會太擔心被偷兒看上眼,在公共運輸最便捷的台北,也是我最依賴最喜愛愛駒的時期,永遠的讓人那麼安心及不失所望,相較於讓人等的不耐及擁擠的公車。

我是看著愛駒才知道我是念舊的
習慣的東西很難放手
認定的東西不會放棄
自己的東西怎樣都是最好的最適合自己的

 

 

 

今年過年回到熟悉的家,在每日燒香薰黃的客廳裡、看到家人的交通工具也幾乎十年如一的沒換、一切如舊的擺設裡,我看到了自己的 根 本

 

除了生命的來去,我家的內外觀從小到大幾乎沒什麼變化,在馬路邊被週邊四五層透天厝包圍著的一間老舊紅磚房、石板屋頂、被白蟻困擾著的木頭天花板、現在很難得再看到的舊式玻璃窗戶/框、一天24小時都點著的神明桌上的紅燭燈、入睡前才會把家門關起來的大門;是的!我家沒在關門,某程度也可以代表家徒四壁沒什麼好拿的呀~但在外面繞了一圈看別人怎麼圍牆自己家園的嚴守,家人這種對門戶的開放,這點很是讓我驕傲。屋殼下我家人對感情的交流的憋扭又反之矛盾讓我習以為然的安心,可以詮釋成習慣,但,更精準形容應是"本質"。父母都是無慾無求沒大野心的平凡人,從艱苦的雲林口湖家鄉來到豐原、從農轉工的過程,撐起了一個有五個小孩的家,我們五兄弟姐妹從小沒少幫忙過粗重的工作,生活就是活著 吃飽 穿暖,過多的慾望都是奢侈,小時候在同學面前總覺得抬不起頭,在心裡沒少過爸爸對本家人不上心的埋怨,他對姐妹們的慷慨一直不斷的擠壓著我們,唉~或就直接說我吧!升學期間擔心著家裡的負債認真的想考軍校(地理太差故沒上),多年後才知道那筆負債是爸去銀行貸款借錢給大姑姑了,利息我們擔當時是8%吧好像,家裡所有的收入也只能勉強付出利息,這…。不過這閒散的生活態度或金錢態度,倒是對我產生極大的正面影響,我對一切的不積極,是我最不喜歡也是最喜歡的人格特質。

 

 

我家的窗框

(我家的窗框,年紀40~50歲之間)

小時候的貧乏,羨慕別人的擁有,雖不至於怨自己的沒有,但也很期待自己以後一定要有,總之在我有能力賺錢開始反映出來,因為大家都說生活要過的有品質,而那是什麼?所以就專買一些用不上的或好看不中用的,一邊很省著花錢(本性)一邊掏出口袋的錢不手軟(純粹滿足虛榮感)。上面說的不積極的人生,主要是我在父親的生活薰淘下一直沒什麼企圖心幹大事,對累積財富提不起慾望,就這樣似有若無的活著;但小時候的經驗又不喜歡自己有匱乏的感覺,所以要一直想著要賺錢有錢才有實質的安全感,這個二個矛盾的存著,一直衝撞著我,終於在這從農的這幾年把自己安置的好些,其實就是看到生命的本質不是別人口中的美麗才是美麗、不是住在豪宅才會舒適、不是騎著開著大車新車才是榮耀、不是擁有高學歷高成就才是人生、不是別人眼中的好職業對你來說就是好的;我家薰黃的客廳、媽媽靦腆卻拼命煮著過多的食物深怕兒孫們餓著的行為、過年再怎麼無聊也一定會聚在一起的家人(今年多了摸彩好多了,抽中收拾餐具好充實呀)。當我不再尋找別人口中那個美好、那個我的家庭真可愛歌詞中的世界,我真的看到我的家庭真可愛,而不是不滿足,這些總是被人嫌的髒的舊的,在我心裡深刻著、珍惜著、很愛著的、永誌銘心,很感恩。

 

然後這幾年我一直在想,根本的我、跟根本的你是不是沒有不同,只是我們都被某種價值灌輸著,也許沒有好壞。所以只能祝福大家都找到自己的本質,然後依循著它 往前走!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茶 的頭像

身土不二之路

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